Zephyr
A seeker of unrevealed love.
 

《易懂的人》

似乎是过于理所当然的认为,那些在时间的缝隙所藏匿的话语,才是爱情的最好表达。 所以,我多次坠入爱河。

 易懂的人

是个表达之类,并不擅长的人吧。

 

在银行的金库面前相遇时,流利快速并配有动作地解说着总觉得不太明白的似乎是别国话的言词,在自己并不太明白,并且还在努力地寻求着理解的时候,会话就结束了。

那之后的有关「密室」的言词,让他稍微感兴趣了起来。

我猜测,他大概还没有理解究竟要做什么,就那样爽快地接受了自己无理的请求。

并且,当时的心里想着的大概是,和这样不擅长表达的人之间,是不会擦出火花的吧。

 

但是之后的经历,在不知不觉间,让榎本先生的人情味增加不少。

 

表现仍旧笨拙。

尽管如此,我也从一开始的混乱中渐渐清晰了对他的认识,「是那样的人」啊,原来如此。

感觉对这个人的理解就是,无论和谁待在一起,别人怎样认识他对待他,他也都不太介意呢。

因此,并不是那种对什么样的人,也都会打开心扉的人。会有这样的感觉。

榎本径的世界,一定是分成两个部分的。有关的人。其他人。

 

而我,也一定是那些众多的“其他人”中的一人。

即便是一起出去看过话剧,一起给朋友的新房做勘察,还是在自己心里苦闷的时候会打电话给他发牢骚,虽然是如此,自己,也许只是一个被他允许站在那个稍微接近的位置的人吧。

 

改变这样的想法,是在那个时候呢。

 

对榎本先生,自己应该是充满了好奇心的一方。因此,观察那样的榎本先生一点点变得有趣起来。榎本先生只是不轻易地把感情表现出来,并不代表着没有心动呢。会隐隐地发怒,会有享受的神情,会有开心的样子或是痛苦的隐忍。在别人都察觉不到的地方却有着意外的比谁都纤细的心理吧。

简直就像是做着理科的实验一样。把焦点集中在他的感情仪表,几经周折纠缠着他的话,渐渐就意识到了一点。

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对对方就抱有了并不只是做朋友的感情了。

 

从这样的意识萌发的时候开始,我的世界也就开始了改变。

 

被咖啡独有的浓郁丰富的香味包围着,榎本先生注意到了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的我。

「…怎么了?」

「啊,不,只是在考虑事情。」

「…是那样吗。」

 

榎本先生经常敏锐地看出我的心理。所以,我一直担心自己的那些少女才有的小心思被他发现。

拿小巧精致的马卡龙的时候偷偷看着他,心脏的声音传达到耳膜的时候变成了吵闹的喧嚣,。于是又很小很轻地吐出了呼吸。

「啊,换了新的咖啡豆?」

「是的。因为发现青砥先生,好象比较喜欢香味苦味酸味的平衡为5:3:2的咖啡。」

「…那个,是统计吗?」

听了之后,禁不住自己笑了起来。

「经常在这里做客,让先生计算了那样的数据出来,真是麻烦了。」

「不,并没有。」

「真是对不起啊。总是在这里享受好吃的东西…」

「是妨碍到了榎本…」

 

突然开口中断了我的言词,他平静地开口。

「并没有妨碍的。我认为,青砥先生在这里并没有妨碍到我。」

「…是这样吗。那真是太好了。」

 

心脏跳动的声音无法停止,越来越大的噗通声刺激着耳膜。

为了镇定自己,还是轻微地吸气吐气。

 

榎本先生,一定是恋爱苦手的人。是那种用暧昧的话语无法攻略的那种人。

因此。

因此,会感到为难。真的感到为难。

想说的话,是不能够通过拐弯抹角来表达的呢。

就算用那些是对朋友也能说的话,在他的世界里,大概也就是所谓的字面意思,直来直往,不带感情的吧。

 

「因为我,每次只要到了这里,就会觉得很轻松呢。」

 

尽量装作不在意的那样普通地回答。有点不自然地看向他,榎本先生还是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没来由的,就感到安心和沮丧同时充斥了整个心脏。

安心是明白的,明明二十六岁的人了,心理年龄却还是十几岁的姑娘,在这方面脸皮薄的不像话。

可是沮丧?

为什么,要感到沮丧?

 

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快。

 

这大概是,无法再确定的事实了吧。

喜欢的程度,我一定、一定在他之上。

想到这里,我发出了来这里了之后第四次的叹息。

有些沮丧地咬下了自己手中粉色的马卡龙。

好甜。

伴随着这样的甜蜜,心脏继续紧张地跳动着。

 

「是那样,吗?」

 

暂时的沉默后。他,安静地转向了这边。

带着凛然的声音。有着疑问的语调。对他来说真是新奇啊,想知道答案的这样的寻问方法。

 

「是真的,那样吗?」

「诶?是啊。」

「真的,镇定下来了吗?我,并没有看出来。」

「诶?是那样吗?我相当享受呢,不过…」

「虽然是那么说,但是青砥先生叹气的次数太多了。呼吸也很急促,特别是最近这几周。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是勉强待在这里的吗?」

 

他慢慢地,看起来有点不安地问道。

 

「啊,不,不是那样的。不要紧。我的身体很好。」

「是那样吗?」

「啊,请不要用那种怀疑的语气了。也没有勉强自己,我很好哟。而且,来这里我是很期待的。榎本先生做的混合凝固咖啡很好呢,自己买来的新做的点心也很美味。」

 

紧张的快速指手画脚地说完话,总算气氛稍微松缓了。

 

「是…那样吗?因为叹气的次数一天天地增加呢。所以在想是身体不舒服,或者是……」

「什么?」

「…是因为和我在一起的,很无聊吧・・・有那样认为的。」

 

喏,你看,又开始了。

这么直白的话语。

明明内心不断地强调这不过是以“朋友”的角度所说的话,可是却还是固执地怀疑是否会有另一层的意思。

本来就不太平静的心湖,因为这句话而开始泛起层层的涟漪。

 

「啊,并没有那样的事哦。我觉得和榎本先生在一起在很开心。」

 

这句话,当然也是作为朋友的意义吧,我在心里很轻很轻地说到。

就像他刚才的言语,一句话会表示多少隐藏在深处的心情呢。所以,就算并不是自己打算传达到的意思也可以。

只要说出来,就好了。

 

「是那样吗?那就好。」

 

他,像是得到解放一般,放心地呼出了一口气。

 

「我也喜欢青砥先生。」

「诶。啊,是。谢谢。」

「啊,对不起。这句话可以理解为不同的含义。」

 

他摇着头,补充说道。

 

「不要紧,不会理解错的。误解成那个意思不是很愚蠢吗?」

 

扑哧地笑出来。看见他很小声地嘟哝了一句。

 

「那我重新说过吧。」

「什么?」

 

 

 

 

「我,青砥先生,我喜欢你哦。」

 

心脏汩汩不断地将血液运输到脸部,滚滚发烫。

看着我散发着热气的绯红脸颊,榎本先生隐隐地笑了。

「青砥先生很迟钝呢。」

也就是说,语言背后的被隐藏的感情,并不是我所想的那样。

他真的是一个很直接的人啊。

只是因为想传达,也不打算在「连朋友也能说的言词」背面掩盖什么,只是真的想将自己的感情传达而已。

只是我没有注意到而已啊。对他的话理解,是自己自作主张的添加了一些友谊之类的意思吧。

听着榎本先生缓缓的,小心翼翼的询问,渐渐涌出了想哭的心情。为自己的迟钝和多想感到讨厌。

「榎本先生也太直接了吧。」

有些埋怨地小声嘀咕着,像这样小声的话语,却依旧被很轻的声音温柔地回答了。

「嘛,因为无论如何都无法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你,所以会感到为难呢。」

「…榎本先生,是个笨蛋呢。」

「并不是这样的。但是如果只有用这么直白的方法才能把想法告诉青砥先生的话…」

「没有的事。」

「原来如此啊。不过,那样的方法,我也是喜欢的。」

「请不要说‘喜欢’了。」

「为什么?」

「会感到难为情不是吗?」

双手贴上大概已经不需要腮红的脸颊,我用双手遮住自己的脸,隐约可以看见榎本先生正在喝咖啡。

「青砥先生。」

「…什么?」

「可以触摸你吗?」

「…诶?怎么这样直接?」

脸突然被榎本先生突然伸出来的手指戳到了,指尖停留在额头上。冰凉的指尖稍稍冷却了脸部的温度。

「青砥先生,也喜欢我吧?」

看着已经发不出声音的我很有趣的样子,榎本先生又喝了一口咖啡。

「啊,很好喝呢,果然,青砥先生和我的爱好快要变成一致的了呢。」

又伸出一根手指戳向已经发不出声音的我的面部,轻轻地按了下去。

「这算什么呀。说着一句一句容易让人误解的话,榎本先生真是坏心眼。」

「…误解?青砥先生产生什么误解了吗?」

「不说了。我已经放任不管了。」

似乎不介意似的地挥了挥手,看见榎本先生看着我,觉得我很有趣一样的,轻轻勾起了嘴角。

「…青砥先生,会原谅地这么快啊。」

「什么啊。」

看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向马卡龙伸出了手的榎本先生,觉得有点不甘心。

但是,在身体深处紊乱的心跳声却还在锲而不舍地宣告着,自己刚才被告白了哦。这样的事,自己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我也,喜欢榎本先生哦。」

由于十分悔恨而丧失理智嘟哝的话,在不经意间吐露了出来。出乎意料地看到榎本先生被染成绯红的脸,这回是我微微地笑了起来。

 



后记:第一篇渣翻///有看不懂的地方请原谅我这个连蒙带猜的人【跪地哭】

其实文章中青砥的心理就是榎本是个很无感的人,而她本身的恋爱观念是将爱藏在曲折暧昧的话语里。多拉马里也可以看出榎本是个不懂拐弯抹角的人,密室剧场一集青砥让他套话他也是直接就问了。所以这样直白的榎本碰上思想略微保守的青砥,就会让青砥有误解,认为自己和别人在榎本眼中其实是一样的存在,所以才会有曲折的心理变化。另外,我个人觉得第一句话中的坠入爱河只是青砥的单方面,因为暧昧的话语而心中存爱,并不是情场老手w
 原文地址和原作者会在评论里放出来的。11区对榎青真的很有爱。会再次尝试渣翻的,这对现在是我的心头肉啊www
 如果有看不懂的地方欢迎找我探讨指导!翻译要揣摩原作者的意思其实很困难啊QAAQ

评论(5)
热度(28)
© Zephyr/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