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phyr
A seeker of unrevealed love.
 

《脑洞·逆相》

  睁开眼的那个瞬间,她的人生轨迹已然发生了偏折。

  她睡下的时候,窗外是细雨淋漓,打在窗户上啪嗒啪嗒,骄车驶过时车轮压过水洼,在寂静的夜里发出唰的声音。车灯的发射透过百叶窗,在白墙上留下明暗阴影。雨夜,她总是会醒到很晚,然后无梦沉睡。

  她是刚刚步入成人社会的菜鸟,心中那点青春的尾巴还在骚动,和很多的姑娘一样,刷微博逛淘宝,看耽美补韩剧,对工作还处于不知所措努力适应的阶段。她本身并不算是个很上进的人,随遇而安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就足够了,该说是她幸运还是性格使然,前二十几年的人生平稳而又小成功地度过了,如果不出任何差错,她未来的日子也不过在公司里安分工作,在心动的时候谈个恋爱,在时机成熟的时候结婚。自己也可以猜想到的结局,亦不抱多少期待。

  大概是太过随遇而安,不抱一点上进心的平稳前进让谁恼怒了吧,她再睁开眼的时候,便再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还会存在多少的变数。白墙变为纱幔,柔软的床垫变为坚硬的木板,水汽的清新突变为香料的熏染,本该为白天的时候颠倒为红烛摇曳的黑夜。二十一世纪变成了不知名的古代国度。而她变成了他。

  这一切的变化在她的脑海里疯狂记录着汲取着,睁开眼的瞬间有怔忪和呆滞,自以为还在睡眠中,这一切无非是一个离奇荒诞的梦。遂紧闭双眼放缓呼吸,在一切寂静中自己剧烈的心跳声无比响亮,噗通噗通如迅疾的鼓点,无法让她放松。再睁眼眼前的事物背上的触感鼻尖的味道没有任何的改变,自己胯下的那个地方也还存在着没有消失,突如其来的太多变化让她猛地坐起来,捂着自己的嘴发出了如哽咽般的叫声。震惊让她连完整的尖叫都无法发出。脑海里只有接连不断的问题狂轰滥炸:我在哪里,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变成一个男人,我的父母朋友工作该怎么办,我还是不是我自己?

  她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薄褥,摆在床边的鞋子样式古老她根本无暇顾及,赤脚踏在冰凉的石板上,起身的动作让摆在圆桌前的红烛灯火快速摇曳了几秒,她急切地想知道这里是哪里,没有任何征兆地成为了一个不同世界的不同性别的人让她惊恐又急躁,踉跄着跑出内室想找到逃出这个房间的门,却在踏出内室的那个瞬间听到一个低沉的嗓音。应该是叫她吧,声音低沉却不疲倦,带着疑惑:“公子?”

  鸡皮疙瘩迅速地席卷她的身体,双腿一软几乎要跪在地上,她没想到这个房内还有别人的存在,向着声源处望去,在烛光下看到一个剑眉星目的男人眼光如炬地盯着自己,坐在一张桌前手中紧握一把长剑。她惊恐地看着男人站起身来,不禁连连后退几步,撞到桌角的时候如惊鹿般回头看了一眼,就一眼却让她混乱的头脑彻底爆炸。

  桌上有一面铜镜,镜中她的脸,并不是她的。那是一张清秀斯文的男人的脸,却不是她看了二十几年的自己的脸。她本以为自己不过是穿越后性别出错,身体却还是自己的。这一眼却让她明白,她的穿越,霸占了一个男人的躯体,吞噬了一个男人的灵魂。她是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外来客。

  她突然不知道怎么控制这具身体,踉跄着跌坐在了地上。她曾经以为的平淡的生活,一下子消失不见,变得痛苦而罪恶。

 
评论
热度(1)
© Zephyr/Powered by LOFTER